新苏北网

热图推荐

[晓风作品] 晓风造像 | 父与子(上)

[复制链接]

2021-4-8 11:18:50 20296 0

我想我是海天 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-4-8 11:18:50 |阅读模式

我想我是海天 未绑定微信 楼主

2021-4-8 11:18:50

我出生在苏北的一座小县城。

70年代是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,印象中县城也就是一条马路二幢楼。我住的那条街叫发鸿街,是革命烈士陈发鸿名字命名的。马路是土路,雨天一身泥,晴天一身灰,只要有车经过,便是漫天灰尘,我们戏称是“飞马牌”香烟。

父亲年轻时可谓一表人才,英俊帅气还很儒雅。最早在县里工作,后来到了一家工厂当了领导。父亲总是穿的很讲究,衣服都要熨烫后才上身,皮鞋也总是擦的油光锃亮。父亲还很时尚,很早就穿西装打领带,县里没人穿吊带裤时,他已经穿上吊带裤了,戴个墨镜,很有一副港商的派头。父亲写得一手好字,人也很风趣健谈,吹拉弹唱也是样样精通。拉一手好二胡,歌曲听他唱的最多的是印度电影《流浪者》的主题曲“拉兹之歌”。

001.jpg

父亲有一辆飞鸽牌自行车,二八型的,俗称二八大杠。每天骑着它上下班,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它擦得锃亮,擦完后还要给车链等部位上油,确保每一个部件都很顺畅。那里,拥有一辆自行车是件倍有面子的事,无异于一辆汽车。而天津产的飞鸽自行车,想当于汽车中的奔驰宝马。那时买车也是件不容易的事,且不说要花费一年的工资,还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。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,买车也是凭票的,首先要托人找关系搞到票才可以去买车。后来,我母亲买了一辆凤凰二六型自行车,还是托人找关系到盘湾镇供销社去买的。

我那时最喜欢的事,是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大杠上,出去办事或是吃好吃的,那就是坐在敞篷跑车上的感觉。那时的自行车功能巨大,也没有不能带人一说,通常是母亲或是姐姐坐在车后的坐凳上,我人小就坐在大杠上。都说汽车是男人的大玩具,那时的自行车也是父亲的得意玩具,后来长大一点,也闹着要学骑自行车。父亲无奈,只得忍痛让我用他的车子学骑。刚开始是推送车子跑,后来就是单脚站在脚蹬上滑行。因为人小,我们还发明了一种骑法,叫“掏大杠”,就是一只脚踩在脚蹬上,另一只脚斜穿过大杠去踩另一侧脚蹬,也可以骑的飞快。再大一点,就可以踩着脚蹬的轴,坐到坐凳上,虽然脚不是够不到脚凳,却也可以自如地驾驭自行车,在同学和小伙伴面前显摆一下。从那以后,我就想着长大以后男人一定要有一辆自己的车。

002.jpg

坐在父亲自行车的大杠上,最开心的事是去人民剧场看戏。那时的人们没什么娱乐项目,最多的就是去剧场看戏。朝阳街是县城的一条老街,最是繁华热闹。一边是人民剧场,对面便是朝阳饭店。我父母喜欢看戏,他们看戏每次必闹着要跟去。倒不是我对戏剧有多么热爱,而是垂涎剧场对面朝阳饭店的小排骨和馄饨锅贴。基本流程是他们看戏我睡觉,看戏结束就到了我表演的时间。一份仔排,一份锅贴,一碗馄饨基本上我一个人就通干完。馄饨和锅贴,皮簿馅大,肉也有弹性。一小盘糖醋排骨,份量不多,但每根大小都差不多,淋上糖醋汁,别提多美味。后来长大了,工作了,父亲也走了,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排骨和馄饨锅贴。

003.jpg

人生有一种遗憾叫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 ,我渐渐长大,而父亲却在老去。当我明白了人生的不易和艰辛,准备挑起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时,父亲在退休的第二年便永远的离开了我。很多次,我在设想和父亲促膝而谈的场景,可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编辑:吴勇胜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

:
等待验证会员
:
anqiau587@sina.com
:
未填写
:
未填写
:
未填写

主题132

帖子179

积分572

图文推荐

  • 发布新帖

  • 在线客服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APP下载

  •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