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苏北网

野夫 | 母亲的老皮箱

  [复制链接]

2021-7-21 16:59:58 110927 0

哎哟哈尼i 未绑定微信 发表于 2021-7-21 16:59:58 |阅读模式

哎哟哈尼i 未绑定微信 楼主

2021-7-21 16:59:58



母亲的老皮箱

文 |  野夫

这口皮箱,是民国式样。真正的黄牛皮所做,至今仍旧泛着红铜般的油光。八角都有金属镶扣包角,已然被岁月锈蚀了。但整个箱子依旧端正挺立,不像其它的老皮箱那样萎靡蔫软。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,还很硬朗的活着。
我寻找这口皮箱已经几年,为此啧烦了很多亲友。当我几年前开始重新写作,就开始打听这个箱子的下落。其中除开装满了我所有的私密文件和照片之外,还因为它是我父母的遗物,且伴随了我的大半生。
我在1996年开始北漂之后,这口箱子就满载着我的隐私,一直寄放在大姐家。可当我前几年开始讨要时,大姐却言之凿凿地告诉我,我于某年从她家拿走了。而那之后,我经历了毁家之变,还经历了很多的漂流,究竟是我自己把它弄丢了,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而被盗,惯于酒醉的我,实在是记忆不详了。
几年来,我一直为此沉痛着,好似一个迷失了来路的人,丢掉了所有关于自己的档案。直到去年我在德国时,忽然得到二姐的电话,她说她要装修自己的老房子,竟然在她久已废弃的床下,赫然看见了那个皮箱。在那厚重的时间灰尘之下,它兀自像木乃伊一般安睡在它的回忆中。如同一个被拐卖的孩子,一直等待着我去把他找回。
我的父母是在偏远的土家山寨文斗区开始相识和相恋的,大约在1953年他们决定结婚。那时的他们清贫如洗,母亲的嫁妆,大约就是这口她从省城带来山里剿匪的皮箱。我的童年,家中也有各种木箱纸箱,但唯有这口箱子,母亲是把它藏在高处,不让我们姐弟轻易触碰的。文革中,上小学的我曾经好奇地偷看了其中的秘密,原来也就是父母曾经的持枪证,结婚照和各种信件之类。
1978年我终于要上大学了,母亲特地将这口皮箱腾空,拿去街上的皮匠铺重新维护上油并抛光,然后正式地转交给了我。她怕我粗手粗脚磨坏它,还专门缝制了一个粗布袋子,整体地罩在了箱子上。从此,这口皮箱就跟定了我的一生,像母亲远瞩的目光一般,随时监护着我的生活。

我大学带着它,工作带着它。去省城武汉工作和再次上学,它依旧是我不离不弃的爱物,囊括了我的全部行李。1988年远走海南,我拎着这唯一的行囊赶火车,坐海船,枕着它在南方的码头露宿。1989年从海口仓皇北归之日,抛舍了各种随身物品,依旧将所有的珍爱塞满了这口皮箱,扛着它千里流亡。
突然消失在大街上之后一年多,母亲扶着老父前来探监时,仍旧给我带来了这口皮箱。出狱之际,我把所有的衣物都赠送给了那些穷困的犯人,只有这口箱子,我还是固执地把它带向了自由。
而今箱子还在,父母却没有了。他们相依为命的信物,成了我只身飘零的伴侣。我像年轻时代的父母一样,在箱子里装满了我的各种证物——毕业证,工作证,判决书,释放证,结婚证,离婚证,日记,发黄的情书,曾经的警徽和犯人的胸牌……仿佛没有这一切,我便不曾打这个世界经过。

寒夜检点父母當年寄到我劳改队的信,不禁老淚縱橫,而今父母不在多年,再进去,再也收不到父母的家书了。而世道依舊,作惡者未稍減,我幸運的是尚有如此萬金家书。

荐      稿:戎东贵
总 编  辑:言   剑
编      辑:朱   玉
实习编辑:陆伟旗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 

返回列表 本版积分规则

:
金牌会员
:
likj121@sina.com
:
未填写
:
未填写
:
未填写

主题347

帖子515

积分1411

图文推荐

  • 安娟英 | 还我故乡薄雾里的芳菲 满月下的丝

    包孕吴越 遥别西周天子 冲破自己所有的底线

  • 韦国 | 借一段苦难渡自己

    借一段苦难渡自己 韦国/文 那是刚参加工作的第一

  • 《银行风云》 人物形象灵魂的透析及思考

    《银行风云》 人物形象灵魂的透析及思考黄显宇&nb

  • 大风起兮云飞扬

    大风起兮云飞扬——论缪荣株先生《银行风云》之奇

  • 散文欣赏|岁月如歌四十年

    岁月如歌四十年鲁黔稿为纪念四十多年前十二月十八

  • 发布新帖

  • 在线客服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• APP下载

  • 返回顶部